Sputnicia

【日常】
ciaaa 哈哈哈哈哈哈哥们我笑死 薏米&紫薯胚芽: 人在急躁的时候,会做些什么?我不知道,我也是人类,但向来没有可以发泄情绪的好方法,方法有,但是没有用,没有用的方法也是方法,只是没用罢了,对吧?但这不能作为我发疯般的在软椅上疯狂抚摸电子方块(就叫这个名字吧)的缘由,因为这样照样很无聊 ,无聊,无聊,和重复的事情、重复的动作、重复的词汇一样无聊。所以急躁填满了我,我便用无聊堵住了它们?方块突然颤抖,我失声尖叫了起来,完美的被旁边的人狠狠地白了一眼,然后aci给我发了一条膈应到我的无聊的消息,非常适合让我排遣明明不够用的时间。这便是平常的心态现在有些不同我们接下来要面临的,何止是伦敦街头雨伞的撕...
狂拽炫酷跳跃我只想蹦到天花板上让冰凉的天花板打我一巴掌......所以一整个晚自习我到底干了什么啊!啊!啊!我一直在胡思乱想啊!开脑洞啊!傻逼啊!就是没去背!政治!请让我从108楼跳下去……瘫倒在政治的海洋里吧........我再晚自习走神就没什么救的了而且我是在自己知道自己在走神的情况下......继续走神妈的我就一人渣
【艾晴艾】哨导、向兵 “你滚吧。”他说,几乎是暴怒。晴人仿佛能够看到他头上的青筋跳动的场景,他的身体本能地委屈往后缩,往门的方向在不经意间挪去,他依然看不到眼前背对他端坐着的男人有什么反应。他即使在脑子里勾勒出了他紧紧皱眉的、对晴人厌恶的面庞,他也实在是不敢去接受这个事实。如果说他仅仅是一个普通人,与眼前这个名字长不拉及的家伙毫不相干的话,他一定会“滚”,并且以同样盛怒的态度粗暴地拉开门,冲出去以后进行一个超高难度的三百六十度大转身,再将门摔回去,以极大的力,让脆弱的门板发出清脆的、让人心情愉快的惨叫声。但真是可惜至极,他并不是普通人。眼前的这个男人与他也不是毫无干系,他们当然有干系,也有了很多干系。所以作为向导的...
关于:认真写的东西没有人看,随手写的东西转发很多 讲到这个话题,我就想起前几天和舍友@lyn 讨论“是不是画手比较容易涨粉”这个问题。我俩认为确实是的。因为图画是较文字来讲更加直观的东西,只要看一眼你就会知道“这幅画好不好看”(普通人技能)、“有没有水平”(懂画画的人的技能)。当然,文字也是可以的,但是它并不是那么直观的东西,而且篇幅比较长,耗费时间多,所以许多人并没有耐心看完。但这并不是说绘画没有品读的价值,不是这个意思。只是说在某种层面上,它要更直观一点。所以从这个层面上说,我觉得确实技能点的程度相同的文手和画手,画手涨粉会快一点。(只是假设情况,这个程度比较难对比)。但是我个人认为技能点程度相同的画手和文手,画手的付出会更多。...
【利艾利】生之万幸 *艾伦x利威尔,基本无差。 *半架空,战后设定。 *不知道为什么却流泪了呢。 男人在车厢里读书,当他读到“我迈出第一步时,一切却已经结束,这是生之悲哀”时,他流泪了。但他不知道为什么。 火车缓缓驶在奥菲利亚的平原上,一片空旷凄凉的景象。附近几乎没有什么村落,有的只是一片一片的草地。这几天气温大抵在十摄氏度左右摇摆不定,却没有再高多少了。要说舒服也确实,但并不是众人所喜爱的那种天气。人们在这里无比渴望热量,渴望日照,而不是阴湿的、死不拉几的湿度和温度。可不幸的是,这里的天气大概都是这般地不讨喜。 什么时候讨喜过呢?大概是没...
【华生x星期五】离日 此文写于2016.4,为尸者的帝国衍生华五合志《以爱为铭》参本文。 黑历史中为数不多比较白的历史(我什么都没有说 By:Sputnicia *半架空设定 设定为追寻手记后,星期五并非尸者。华生失去了旅途中的记忆,与夏洛克·福尔摩斯共同属沃尔辛厄姆机构。时间为手记追寻之旅五年后。一些设定与原作不符,请勿深究。 (0) 那是离日,是一切终结的日子。 (1) 那大概是我闻过的最难闻的气味。 阴湿的地牢,苔藓沿着流着污水的墙缝爬满。这里没有温暖,只有头顶上的一个破洞被几束阳光占满。这里也没有钟表。想要判定是...
【个人】马尔代夫义工活动总结 篝火边,执笔书岛上生活。海滩上,念新鲜经历无穷。志愿者的活动即将结束。大概人生没有什么是永远的,我此刻也正轻轻声感叹着又一段旅程的结束。我在这里找寻着不同,与旧生活的不同;与旧环境的不同;与旧身份的不同。我在生活之中,似乎在永不停息地找寻着不同。这一次旅行,我也更真切地感受到了《乡土中国》之中对“农村人”和“城市人”的论述。城市人觉得农村人蠢,过马路都不知要看红绿灯,看不起农村人。等城市人到了乡下,狗追来了不会赶,走路能走到马蜂窝上,乡下人也就笑笑不说话,一切都在隐晦的笑中清楚显现。哪里的人都没有绝对的优势,也没有绝对的智商高低。环境决定了习得知识的方面。来到这里之前,我大概就是那个城里人。小...
【佐三】下雪天 BGM:Stillness of the Mind感谢信子太太推荐!_我不喜欢雪天,你也不喜欢。我曾和你谈起这个话题,那时候我们还在日本,你坐在屋顶上和我一起看日出,富士山在不远的地方。雪刚下完,我们就飞出大东亚文化协会的大门。天还是黑着的,我没有带表,不知道确切的时间。我习惯性地看向左手手腕,然后尴尬地转回脸去。我感觉你没看到我的蠢样。“五点半了,佐久间先生。”耳畔传来有些轻蔑的笑,然后是一个毫无感情色彩的陈述句。“咳咳,谢谢,三好。”事实证明我的侥幸心理真的只是侥幸心理,而你又情理之中地识破了我的掩饰。用一个平淡的陈述句撕开我企图建立起的掩饰,然后平淡地留我一个人尴尬。天色渐渐变亮,淡淡的...
Sherrilock 在很久以前的某天,我突然找不到Sherrilock了。 我早晨去到那个有些肮脏的、代表了人类这个种族最初竞争的场所,然后拿出了我那本红皮的、古老而内部空虚的历史之书,我在众多人类的前列,尴尬、冒汗。肾上腺素。 空白。 我曾经有Sherrilock,我拥有她,她和我碰着胳膊互相叫骂,我有时并不想给她的修长漂亮的右臂让位,糟糕的我。Sherrilock可能知道,可能也不知道。就像这一刻,我口含黄色的小糖果(我的父亲从遥远的国度带回来的小盒子装的)的时候一样,我在这台笨重的智能机前打着字,Sherrilock知道我在写她(若她的智商没有惨到要拉低...
Cia的2016总结。 大家好,我是Cia!来发个2016文力爆发(产物如xiang)的总结!!!!👘👘👘目的是!让自己感受一下文力(产xiang)的变化!!🌚2015.12.31✔️ 米优贺文儿“东京的12月,是寒冷的。雪花纷纷扬扬地落下,将路旁没人照管的汽车装上白色外衣,这是初雪,还不算太密,只是撒盐一般洒在他们的身上。周围住宅区的房子都被披上了浅浅一层外衣。这算不上什么幽静深远的景色,却足以让人着迷。两人在人行道旁穿行,冬日的暖阳洒在雪地上发出好看的、金闪闪的光,两人凝望着路的同一方向。米迦尔低沉着富有磁性的嗓音轻轻开口。“十年前的今天,我们在一起了。”优一郎已然不觉得惊讶,之前的种种已经把他吓出免疫。...
【米优】记住我 新年快乐。这篇文是放在修宁个人本的G文~她说能发了我就发来混个更~(喂谢谢大家在2016的陪伴!2017也请继续在一起!!!!*彼时是二零零二年九月十一日。我那时候刚刚从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新闻系毕业,我并非美国本土人,而是从日本来的留学生。二零零二年是我一生中最为焦虑痛苦,却又最富挑战性的一年。那时候根本不缺记者,仿佛从街上随便抓过来个人问,十个中都有一两个是记者一样。可是我和那些普通的记者并不相同。我不仅将自己的任务定为“采访”与“记录”,还附加了并非容易的“研究”与“分析”。我同别的新毕业生一样,四处寻找机会。最有名气的新闻社当然归“NEW”社莫属。同系的人也都与我一样争先恐后地递交自己的...
【代号D机关】摸鱼 夜很深了,已经是深秋。郊外没有什么人了,若是白天的话兴许还有些路过去别的城市的过路人,而现在的这个夜晚,却一个人也没有了。出租车的车灯悄无声息地照亮了墓园旁的街道。彼时是1945年。“先生,您要在这里停下吗?”“是的,我去取回我祖父的遗物。”年轻的声音在车内响起,平静而淡然。出租车司机望着青年远去的背影默默叹息。战争年代,最不好受的是平民百姓。他清楚对方此刻的心情。那个个头不高的东亚人的背影,渐渐从他的视野里消失了。他知道他走进了那片墓园。窗外风声很大,今年的深秋意外地寒冷,墓园里很暗,没有灯火,没有温度,仿佛这些东西从一开始就并不存在。墓园是死,是黑,是无尽的孤寂与孤独,是死人沉默的嘶吼,是...
【个志】《弑者为夫》一些未发出的片段及脑洞 1 “我建议你不要自称专家。” “你说什么?嗯?” 他于是原封不动地把话再说了一遍,无视对方横蛮霸道的威胁。 “我们可以全副‘伪装’,但这通常是在南方的做法——南方的沼泽、橡树林、灌木丛以及路边的枯叶堆。怀俄明州没有迪斯默尔沼泽。” 对方的脸上早已变了颜色。他的腮帮子鼓着,拳头在胸前握着,怒吼一声就想要上前把这个个头矮小的东洋人大卸八块。 而他动手的刹那,三好已屈身躲过他的拳头,并朝他的腹部狠狠来了一击。 “你这样伪装,动物们会笑翻了哦。是吧?专家大人。” 2 不能过于接近目标。 他慎重地提醒自己,目光来回在自己和目标之间的距离移动。 对弓箭猎手来说,能够...
【艾晴】失眠夜 *他失眠了。 信息课摸鱼。 1 他失眠了。 不知道是几点。脑子里还充斥着傍晚时分酒吧里喧闹和嘈杂的声音,身上毋庸置疑有浓浓的酒味,他知道自己在一片黑暗之中睁开了眼睛,液晶显示屏幕上面闪着诡异的光,忽闪忽闪,他看不真切。 他甚至不知道自己在哪里,头朝着哪里睡着觉,他的眼皮在进行激烈的斗争,最后他睁开了一只眼睛,扫了一眼周围,在恍惚之中看到半拉开的窗帘和窗帘前面同样半拉开的挡光卷帘,看不清颜色。现实和梦境一般的模糊。 他到底是在梦中,还是在现实中呢? 恐怕此时他本人也没法分清楚。 他能做的大概是继续沉睡。但是此时他的胸脯仿佛受到重物的敲打,沉沉闷闷,有什么无形的物体正拧着他的心...
没头脑还不高兴·同性恋篇 水光接天: “除了性取向不同,我们过着和你们一样的生活。”关于同性恋的心态,身边一位同性恋朋友是这么解释的。ACG的耽美文化,其实是使新一代人尊重同志的最主流的方式,只不过,如文所说,接触此文化的爱好者中,所谓“伪腐”类的跟风者较多而已。 邵陵笔冢: 写在前面: 没头脑还不高兴系列的第二篇,这篇写得比第一篇要艰难得多,而且感觉结构上漏洞很大,大家看个热闹吧。 本文中的同性恋几乎都被默认为男同性恋了,究其原因可能是这个群体引起的关注度更多吧。以及关于“腐”,也基本上指代的是“腐女”,因为腐男的...
【艾晴】Below the surface,nothing is there 他开始了无止境的渴求。渴求他带来的性爱与刺激、渴求他的黑暗、渴求他无可言语拿捏他乳头的力度、渴求他黏湿的唾液和与众不同的气味。他一度想要探寻他生命表层之下的“本质”,他在光阴交错之间仰视他银色的头发,然后撑着身子凑上去咬住他的发丝,用自己的唾液弄湿他一点点的头发丝,然后对他——他专有的Alpha发出致命的信息。——艾尔艾尔弗,来上我,立刻、马上、现在。被称作艾尔弗的男人不会和他客气什么。显然没有这个必要,因为那是他的Omega,他家的Omega。他慢慢发现,艾尔艾尔弗的表面之下,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一如他时缟晴人。一个是温柔而有些懦弱的躯壳,另一个是强大不可战胜的外体。里面是真空的。
【米优】灰烬 他说他早在他情欲火舌的反复舔舐下烧成灰烬。那感觉有如弹珠在光滑的瓷砖上跳起,在空中旋转一个诡异不可测的一百八十度,然后如鼓点一样弹回地面,一如迷途的皮球弹回地平线,天色是血红的,背景是昏暗的,皮球是死的,他是半死不活的。“米迦,米... ...迦,够... ...了!停下!”吸吮声、唾液纵横在伤口的声音、悄悄的吸气声音,以及轻蔑不知意味的笑声,无一例从身上那个人的身上发出。然后两个字从他的喉咙里滚出来,像烧红的炭块,烫了优一郎一身,却烫得他无法动弹。躲都躲不了。“闭嘴。”
【佐三】《弑者为夫》个人志试阅 本宣地址❤️走首页 预售地址:http://e22a.com/h.0J9gGf?cv=AAMJaOtosm=c1b86e 写手:Cia 校对:修宁弑者为夫0他们将手枪抵在对方的头上,偌大的站台上,响起了一声枪响。1夜晚是欢爱和危险的殿堂。尼根森尔酒店灯火绚烂,高层官员、富豪聚集于此,举办盛大的舞会派对。作为全世界闻名的六星级酒店,人们在此酒店消费的金额自然不菲。大堂一角镶嵌着钻石的楼梯、古朴而被油擦得光亮的皮沙发、屋顶上巨大的水晶吊灯仿佛都在发出着“穷人勿进”的信息,虽是这样,但大概并没有穷人会接近这个位置有些偏僻的高级酒店。若是打着灯笼来了,恐怕一睹其气派程度也要慌忙逃...
【艾晴】Below the surface *即兴创作,听着修宁给推荐的歌曲,就码了个序章(?*ABO吸血Omega梗,大概有私设。*相信我,我只是想写写被吸血的艾尔攻,没有什么比被吸完血还有压倒性力量的艾尔更帅的了(0艾尔艾尔弗突然觉得自己对那个人的感觉,就好似瘾君子三日不吸大麻,却突然发现自己出现在装满大麻仓库之内的感受一般。明明被吸血的是自己。这种感觉太过于奇妙,他无法用言语轻描淡写地形容出来。他仿佛能够听到自己脖颈处血液流出时候发出的声音,红细胞嘶吼着拒绝离开他的身体,而却不得不、被迫地被吸进另一个人温热的口内。他感觉到明显的痛感——伤口被进一步撕裂时候感受到的疼痛。艾尔艾尔弗咬紧了牙关,忍着没发出半点声音。——哦这个贱货,你要...
我跟她告白的晚上,满脑子的秋风落叶。为什么是秋风落叶呢?那天正好不是很热,九月了,秋风。那天我心底悬着的什么悄然落地了,落叶。那天也有什么结束了。我那天有很奇妙的感觉,难以形容,好像事情在我的大脑里用我差得可怜的逻辑考虑好之前,身体就已经擅自作出了决定。我把没写完的物理作业合上了,然后把无印良品0.5mm的黑笔盖上盖子,郑重其事地推椅子站起来,把衣柜里的那条不常穿的黑白条纹的裙子拿了出来。然后我满脑子空白地出了门。我不知道我是什么鬼心情,大概有点激动。我本以为这辈子鲜有机会见到她,但确终有一个契机能够见面,心里有种酸涩的滋味。在路上,我感觉自己脑子烧得更加厉害了,我怕是自己走不到约定好要到的同...
【昼行闪耀的流星/狮雀】再次相见 送给糯米的生日礼物。十五岁生日快乐!!!虽然和你认识还没有很久,但我实在很喜欢你这个朋友,希望在分科之前,抑或是分科之后都能当好朋友。和你交谈、聊天也十分开心。我知你和我一样,对《昼行闪耀的流星》的结局并不太满意。——我们没法给他们一个完美的结局,那我们就给他们再一个开始吧!再见、你好0那颗星星究竟是什么,时至今日已经分辨不出,那究竟是梦境还是现实?1(15:04)雀醒来的时候意外地发现已经是下午了。床头柜上的手机传来欢快的音乐声。那是刚成立不久的一个小众乐队发的首专,首专里就两首歌曲,一首稍活泼、一首稍忧伤舒缓,雀倒是听不腻,数了数,前前后后已经循环了有一个月了。“昼行闪耀的流星啊你将飞往...
【佐三】再见了,我亲爱的幽灵 再见了,我亲爱的幽灵 BGM:Read All About It,Pt.III——Emeli Sande 第一天 他们说他疯了。 我站在街角的...
【个人】结束时的开始——给宁的毕业礼物 结束时的开始 (0) 我是一个自由职业者。 长相算是帅气,身高却不是很高,只有168cm,但这不妨碍什么。算是个有点魅丽的男性。 生活不能说是枯燥,因为我在做的事情是自己想要做的。每天早晨抹大把大把的发胶在头上,然后昂着头走出家里,午饭常常是培根炒饭和茄子,晚饭吃白菜、咸菜加日本产的白米饭,吃完饭常常找一些稀奇古怪的人打打鬼牌。当然,那些“稀奇古怪”的人中不乏有牛津毕业的高材生。 我的工作内容很多,音乐编辑和故事采集算是其中比较主要的两个部分。嘛,我...
【佐三】温暖的尸体 *尸者的帝国paro*对尸者的私设有(比如说可以说话等)温暖的尸体All my friends tell me I should move on所有的朋友都告诉我应该放下了I'm lying in the ocean, singing your song我徜徉在大海上,唱着你的歌Ahhh, that's how you sang it啊 你就是这样唱的Loving you forever, can't be wrong我永远爱着你,这不会错Even though you're not here, won't move on即使你不在这里,不再继续前行Ahhh, that's how we played...
【佐三】Paradise *是《信》的后续。我不知道自己死了,还是活着。我当然是不知道的,我连我自己是谁都不知道。我在哪里?现在在干些什么?谁在我耳边不停地吟咏,谁又在不停不停地喊叫着?一片白茫茫的虚无,无人在意、无人作伴。我的肢体好像虚无起来,一点点,从指尖开始,慢慢透明。我睁眼往四处看,只有一片空寂的黑暗,这黑暗却刺得我眼睛发疼。“佐久间。”——啊,这是在喊谁?真是温柔的语气呢。“佐久间先生。”——为什么又喊了一声呢?这声音在寻找着什么吗?好温柔,好温柔的声音,我在哪里听到过?声音越来越近了,我甚至听到了脚步声。我想要睁眼看看这声音的主人是谁,却挪不动眼皮。我怎么了呢?“我等你好久了,佐久间先生。”他好像半跪在我...
【佐三】信 不知其真名的先生:这封信,不知道要寄到哪里,也不知道究竟要寄给谁。我不会使用华丽的辞藻,但我大概必须、一定要动用我所有的词汇来告诉你,告诉你你没有知道的一切。黑夜即将落幕。不知你还能否记起那最后一场鬼牌游戏。烟雾缭绕的餐厅,纹路不深的木桌木椅,不宽不窄的吧台,被擦得晶亮的玻璃杯以及微微敞开通风的窗户。你的表情和平常没有区别,轻撇的薄唇和高挺的鼻尖时不时蹿进我的视野。你细长的手指在一张张牌中游走,抽离、翻面、扔至桌面。最后一次,我却并不知道那是最后一次,只是依旧从前一样沉静在你的冷漠和火热之中,感受你似猫一样的神秘感,直到你喊我一声:“该走了,佐久间先生。你发愣的模样和楼下发情猫的样子没什么区别...
【米优/5.1生贺】过去、将来 *将此文送给亲爱的百夜米迦尔和苏卡,两位生日快乐!!! *感谢超——帅的乙酱的配图!p站id:12501927,微博@GEAN_ ——世上没有永远的永远,只有曾经和将来。0(2016.5.1)如今我正站在我们家的楼下,不,现在是他家的楼下。噢,说起来,是昨天,我到那家他最喜欢的蛋糕店订了一个这样奇形怪状、有些丑陋的草莓蛋糕。而我现在正汗流浃背地抱着它站在这里。湿漉漉的衣服贴着后背。我常常调侃他的审美,他却从不屑于和我争辩。只是默默地说一声:“蛋糕的精髓,在于其味道。越是花里胡哨的,越是不纯粹。”噢,“常常”或许换为“曾经”更加合适。五月的东京,正处于一个比较尴尬的时期,不冷...
【米优】那边的家伙,坐在我的钢琴凳上弹吉他吧(下) #矛酱的点文 @矛-木橙子 #感谢碧水酱配图 @碧水酱o #上http://sputnicia.lofter.com/post/1d7b4c26_94ff7c1 #中http://sputnicia.lofter.com/post/1d7b4c26_9aa221c 8* 雨下了。 天空是灰蒙蒙的一片,二月份了。漫天的雨纷然而漠然,雨点拍打着陆地的岩石,然后轻抚边缘而下。冲刷着一切,苏生着一切。...
【米优】那边的家伙,坐在我的钢琴凳上弹吉他吧(中) *点文中篇,召唤小伙伴矛酱~*这是关于救赎与被救赎的故事。*上篇请走主页。BGM:银色飞行船—supercell4*此后在每一天夕阳的余晖中,优一郎都会去到那个地方。两个音乐教室,合金的滑动门板,简洁的布置,敞开的窗户,微风带着花香吹动窗帘。流动的夕烧,染红整一片天空,心灵早已空寂,而矛盾之处,虚无又盈满,充实又轻松。 有时候,钢琴声会早吉他声一步响起,有时候,会晚一些。优一郎总是侧耳听着。那个不聒不燥的恬静琴声,牵着他的心魂,划过黑夜的长空,在一片空寂里画下斑斑点点的光芒,它们在他的心中燃烧着,苏生着,对每一个昨日的死去致敬,对每一个明日的重生期盼。...
【米优】今天的AI先生依旧很精神 *此为点文 @米迦尔的蓝眼睛 *非常感谢苏卡的图片授权wwwwwww @Suka@米优不足中 *告白梗 *双向暗恋 *食用愉快 手已经快要冻僵了。 耳边是轻轻的翻书声,沙沙,沙沙。纸之间相互摩擦的声音。窃窃私语的声音在诺大的图书馆显得特别刺耳。雪落,左方的玻璃落地窗外是一片白色。雪只是飘落着,悄无声息地装点着整个世界,不聒不燥。左手拿着一本《斯普特尼克恋人》,反反复复地看着139页的那句话,他敲破脑袋都没办法理解。 “所谓理解,通常不过是误解的总合。” ——书里如是说。...
【米优】致爱人:百夜米迦尔 *二十分钟的摸鱼*虐,慎入。致:百夜米迦尔现在是23点30分。我刚刚将工程任务完成,将画图工具收拾好,台灯关上。夜晚已经没有什么噪音,白昼沉睡着,蓄力在明早耀武扬威,此刻,是黑夜的殿堂。我此时坐在床上,我们共同睡了八年的床上,蜷缩在角落,身上裹着被子,给你写信。心寄处在远方的你,现在可好?我过得还不错,说好不好,说坏也不坏。你之前一遍一遍在我耳边唠叨“小优要学聪明一点,要会分析形势,把握结构”的话是绝对有用的。曾经我也觉得我有些傻,准确地说是确实傻到家,但是却不笨。你还和我在一起的时候我就开始考工程师资格证了,你那时候还在调侃着“小优学了这些以后果真变聪明啦?”我也是过了这么久才体会到你为什么...
【个人】无题 1、我站在操场上傻笑,望着白昼,突然有人喊我,我回头。她问我,你要不要来一起练球呀?我说,不,我想和你去操场走一圈,可以吗?然后她说,马上要考试了耶,你真的好闲,我去练球了。然后我继续傻笑。冬天的风冷吗?我这样问起来,马上就回答说:不,确实有些凉的,但是不冷。然后我就沿着跑道走。一步,一步。落叶在跑道上打着旋,我也旋转起来。旁边有人说:你看那人是不是疯啦,大家都在练球,她却在那里打着转。我听见了,却没有理会,我继续随着落叶打旋。你们不懂,我说。落叶最后被风吹走,我也落寞了。2、然后操场上再也没有人了。我还是一圈一圈地绕着跑道走。天色渐渐暗下来,绳套套不住西边的红天。它最终逝去了。我怅然。最后我...
【米优】 每一秒,每小时,每一月,每一年 *现代paro *新年贺文。 *梗来自竹夭http://zhuyaojun.lofter.com@竹夭 A 优一郎醒了。 眼前好像蒙着层水雾一样模糊,他使劲眨了几下眼睛,视线才慢慢清晰。 他看到毫无杂质的洁白的石灰墙壁,天花板的正中央还悬挂着一盏水晶灯,他像右方望去,那里敞着一扇窗户,没有防盗网,也没有什么过多的装点,淡蓝色而有着波浪花纹的窗帘随着风飘起,他瞥见那里放着一盆芦荟,长得很好的芦荟,绿得舒适而自然。自己在一间陌生的房间。 他试着挪...
【个人】太激动了,来唠嗑 米优在一起了!在一起了!在一起了!私奔了!私奔了!私奔了!我要炸了!刚才正码着虐文结果看了图透,这让我还怎么写得下去!哈哈哈哈哈孩子们可以尽情写和平后的各种故事啦哈哈哈哈哈哈好激动让我去跑圈(这里一只坏掉的cia)
【米优 】那边的家伙,坐在我的钢琴凳上弹吉他吧(上) *此为50fo点文梗 *这是一个关于救赎的故事*人物有ooc@rouorange 0# 午后。 慵懒的阳光打在头顶的樱花树的枝头,微风轻轻吹动,沙沙的声响仿佛是最好的伴奏。空气是温暖的,它拥抱着少年。在四周流转着、流转着。 “不,不应该叫这个名字。” 他轻声嘟囔起来,并不似抱怨的语气、带一点哀怨。单纯的感慨着罢了。 他的后背轻轻靠着树干,头向上抬起,望着树叶间阳光照下的一点点斑驳。 嘴...
【米优-Sputnicia】50fo点文!!! 大家好,这里是Sputnicia,圈名是cia~专写米优~目前发过两篇米优的文章。被告知粉丝数达到50了就要发点文活动。专写米优、专写米优、专写米优!重要的事情要说三遍!米那桑可以把梗写出来,加上作品背景。如果合我胃口我会写出来!(短篇一更完结的)其实要等作品的话不会那么快,cia大概会在月考完的时候写,现在是为了提前有个构思啦!感谢米那桑的支持!鞠躬!目前确定的点文:钢琴师与吉他手一篇、校园paro题材一篇、针灸师和他的病人一篇。
【米优】一定再见 现代paro 中短篇 final (下) *很想写一次现代paro的米优*很想写一下相遇的那份感动*很喜欢、很喜欢米优*无法自拔的喜欢下的产物 (上) http://sputnicia.lofter.com/post/1d7b4c26_8e943f7 (中)http://sputnicia.lofter.com/post/1d7b4c26_8fad17d 7* 中央空调发出呼呼的声音,冷风吹得他的金发有些凌乱,房间角落墙壁上的排气扇不停地转着,室内的空气与外界进行着交换。此时是深秋,临界于秋天和冬天之间,像一条半死不死的鱼。 对,像一条半死不死的鱼。他用嘴唇勾勒出这句话,却没有带上声带的震动。 他将右脚搭在左...
【米优】一定再见 现代paro 中短篇(中) 5* 优一郎索性放下那支钢笔,想不出现在应该做些什么。 对啊,“应该”做些什么呢? 有什么是“应该”做的呢? 好像并没有什么是“必须”做的,但是“应该”做的事情却有很多——阳台上种的向日葵有两天没有浇水、洗衣机旁边堆了一天换掉的衣服、小公寓的窗户有一个星期没有擦。 优一郎说不出来的难受,什么东西也不想干、不想去想。 他看到露出的窗角有一片余晖,阳光洒在实木棕黑的木地板上,他伸出了手。 期待着被那初暖的金光环护。 阳光毫无保留地撒在伸出的手掌上,他紧紧地盯着,然后猛地闭合手掌。 阳光却很自由、调皮,而他,什么也没有抓住。 就像他也不曾抓住那个人的影子一样。 6*...
【米优】一定再见 现代paro 中短篇(上) *很想写一次现代paro的米优 *很想写一下相遇的那份感动 *很喜欢、很喜欢米优 *无法自拔的喜欢下的产物 *我们再见 *1 他拿着那支杆身漆黑的钢笔,在光滑而毫无格点的轻质纸上不停地点着。 写些什么好呢? ——对啊,写些什么好呢? 他仿佛思考着什么,无意识的皱起了眉头,不一会,又好像放弃了一般,将手中的笔放下。 怔怔地转头望向窗外,透明的窗户外,是宿舍楼下一片绿油油的草地,他还记得,初春的时候,隔壁小学的一群小屁孩还常常抱着足球屁...
bye.

© Sputnicia | Powered by LOFTER